• 李秋喜打造的汾酒模式失灵?新股东华润账面浮

    2018-12-17 19:55:49

    原标题:李秋喜打造的汾酒模式失灵?新股东华润账面浮亏14亿 2017年,由于业绩快速增长、股价节 2017年,由于业绩快速增长、股价节节攀升,山西汾酒(38.130, 0.24, 0.63%)(600809.SH)发展模

      原标题:李秋喜打造的汾酒模式失灵?新股东华润账面浮亏14亿 2017年,由于业绩快速增长、股价节

      2017年,由于业绩快速增长、股价节节攀升,山西汾酒(38.130, 0.24, 0.63%)(600809.SH)发展模式引发业内外高度关注,并深深烙上了李秋喜(注:汾酒集团董事长)的个人标签,部分媒体将其称为“汾酒模式”,其他酒企也纷纷登门“求取真经”。

      李秋喜也不无自豪地指出,2017年是汾酒发展史上极不平凡的一年,也是极为重要和关键的一年,我们通过改革聚集了强大势能,实现了业绩突破,跑出了汾酒速度,圆满完成了改革试点各项任务,彰显了汾酒自信,给行业内外都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然而,2018年下半年以来,尤其是三季报公布之后,包括山西汾酒在内的白酒板块整体股价都在下挫。

      虽然上市酒企收入、利润这两大财务指标依然保持着快速增长势头,但其他主要财务指标却显得“羞见公婆”,从而引发资本市场的担忧。

      截止2018年12月10日收盘,山西汾酒股价约为37.89元/股,虽然与前段时间低谷之时相比,有所回升,不过,与今年上半年的巅峰之际相比,仍有较大差距。

      据悉,作为山西汾酒控股股东的汾酒集团于2018年2月3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所持有的山西汾酒9915.4497万股A股股份转让给华创鑫睿(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华创鑫睿”),占公司总股本的11.45%。

      2018年6月29日,山西汾酒收到汾酒集团转发的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过户登记确认书》,上述协议转让股份的过户登记手续已完成。

      公告显示,本次标的股份每股转让价格为人民币52.04元,标的股份转让总价款为人民币约为51.6亿元。

      粗略计算一下,若以2018年12月10日收盘价计算,华创鑫睿持有山西汾酒的股票,每股浮亏14.15元,合计浮亏14亿元以上。

      公开资料显示,华创鑫睿是华润创业有限公司(下称“华润创业”)的控股子公司,华润创业间接持有该公司80.62%的股份,联和基金间接持有该公司19.38%的股份。

      华润创业则是华润集团综合消费品及零售服务业务的战略业务单元,主营业务包括啤酒、食品、饮品三大板块,旗下拥有华润雪花啤酒、怡宝牌系列包装饮用水、太平洋(2.600, -0.02, -0.76%)咖啡等一大批知名品牌。

      “华创鑫睿入股山西汾酒之后,之所以出现浮亏,主要就在于入股时机不太好,其是在山西汾酒股价高位阶段入股的,而如今山西汾酒股价处于正常水平,自然就会出现浮亏,当然了,这只是账面浮亏而已,”一位长期关注食品行业的证券从业人士告诉《五谷财经》,不能因为股价回调,就认定“汾酒模式”失灵,因为山西汾酒收入、利润增速依然较高,但是,这也提醒管理层在追求收入、利润指标的同时,也要顾及其他主要财务指标,坚持“良性增长”、“均衡发展”,这样才能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同。

      2018年2月,汾酒集团发布文章称,进入2018年,汾酒的“跑跑跑”模式将会成为一种常态,各类活动将高频次、高规格、高质量在全国各地持续举办。

      为了加大汾酒市场宣传效果,提高知名度,山西汾酒出资4000万元冠名山西国投职业篮球俱乐部有限公司(下称“国投男篮”)CBA联赛2018-2019,2019-2020,2020-2021三个赛季,并按照国投男篮能否进季后赛及在季后赛取得的名次给予相应奖励。

      随着CBA中国篮球联赛质量和竞争力的提高及在国内外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扩大,上座率和收视率也不断提高。

      山西汾酒方面表示,公司利用国投男篮在CBA联赛市场开拓及推广提供的平台,宣传汾酒品牌,振兴山西篮球运动,互利共赢,对提升汾酒品牌价值起到积极作用。

      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2.64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8.05亿元,涨幅为56.89%,营收与净利保持稳定增长势头。

      然而,2018年1-9月,山西汾酒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49亿元,同比下降58%左右。

      “山西汾酒算是大部分上市酒企前三季度业绩的一个缩影,即收入、利润都增长很好,但经营现金流表现较差,且预收款未能如期增长,”上述证券从业人士告诉《五谷财经》,“汾酒模式”依然值得同行学习,但也必须注意,“汾酒模式”不应该成为个别人士完成“任务许诺”的垫脚石,国企考核指标也应该完善,“如今国企考核主要关注收入、利润和资产,所以管理团队过于重视这几大财务指标,但资本市场更看重的是各大财务指标都能均衡增长。”

      在此之前,李秋喜签下军令状,2017-2019年酒类收入分别增长30%、30%、20%,净利润年均增长25%,至2019年酒类总收入达到百亿规模。

      与此同时,李秋喜郑重承诺:“如因自身原因完不成目标任务,我将引咎辞职。”当时,媒体在报道中称:“现场掌声雷动。”

      不过,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也表示,长久以来汾酒内部存在管理体制僵化、经销商管理粗放、品牌价值维护原始、产品结构缺乏全国性核心战略大单品等问题。

      基于此,业界认为,山西汾酒以及汾酒集团在发展道路上,依然面临着不少挑战,因此,未来发展道路上不应“操之过急”,而要“稳步前进”。